上海三大男高音是如何制作的?
时间:2019-03-25 05:42:37 来源:闽清农业网 作者:匿名


魏松,史一杰和韩鹏在舞台上。虽然他们是黑色燕尾服黑色蝴蝶结,但它们都很精彩,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管家技巧:魏松是一部优秀的戏剧男高音,音调宽阔而强烈;施一杰擅长轻抒情男高音,色调明亮而灵活;韩鹏是一个抒情的男高音,有着温暖的声音和丰富的情感。

上海的三位男高歌手魏松(左),史一杰(中)和韩鹏出场。

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放下了接力棒,并以“上海三高”的身份回归钢琴家的身份。年轻的钢琴家宋思衡和顾玉婷,女高音歌唱家刘炼和宋倩也来演出。徐忠说:“'上海三高'代表了当今中国男高音的最高水平。他们不仅拥有高音域,而且品质高,人气高。“

男高音魏松在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的钢琴伴奏下演唱威尔第。《奥赛罗》精选段落“上帝,你怎么让我感到羞耻!”

魏松今年63岁,几乎到了男高音时代的极限,但在舞台上却充满了精神。戏剧性的男高音是最具爆炸性的男高音。典型的人物包括威尔第《奥赛罗》中复杂而矛盾的奥赛罗,以及普契尼《图兰朵》中勇敢的机智卡拉夫。魏松的第一首歌是《奥赛罗》难以发声的部分“上帝,你怎么让我感到羞耻!”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尖叫。

塑造悲剧英雄奥赛罗的角色并不容易。它需要技能和体力,以及生活经验。因此,很少有人可以在国际上控制“奥赛罗”。魏松于2004年首次在上海挑战这一角色,并且日益成熟。 2013年,在国家大剧院版歌剧《奥赛罗》中,魏松的演绎征服了观众,被誉为“当今世界最佳男高音之一”。然而,当魏松初进入队伍时,他几乎成了男中音。他的导师的指导和他自己的勤奋使他成为一个罕见的戏剧男高音。

在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的钢琴伴奏下,男高音史义杰演唱雷哈尔《微笑王国》。 “你是我的全部。”?

史一杰站在舞台上,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,比魏松和韩鹏小。在他去日本留学之前,他是魏松最早的学生之一。魏松说:“当时他还没有一首歌。现在他已经成为举世闻名的轻歌词。”在过去的10年里,史一杰赢得了许多国际奖项,并在意大利凤凰歌剧院和美国大都会。歌剧院和罗西尼歌剧节等国际舞台正在展出。在他扮演的众多角色中,施一杰喜欢Donizetti中的女主角Neerino《爱的甘醇》。 “Nemo Morino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农村孩子。我的个性与我非常相似。我轻声唱歌。我很擅长。”

近年来,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,越来越多的中国戏曲演员走上了世界舞台。史一杰认为,拥有一只好蝎子只是一张“半票”。要真正进入他们的世界,有必要突破语言和文化水平。除了技巧之外,还有必要不断加强音乐。

男高音韩鹏由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的钢琴演唱,并演唱了Maskani《乡村骑士》。 “妈妈,这款酒真的很浓。”

韩鹏走上舞台,在《乡村骑士》中选择了“妈妈,这酒真的很强”。与轻抒情的男高音相比,抒情男高音更浓,更注重人物的内心感受。韩鹏是中国十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。他在意大利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两项一等奖,并通过“绿歌比赛”为更多中国观众所熟悉。

如果魏松很难从男中音转变为男高音,韩鹏的转型就更加彻底了。他曾经是一名标枪运动员。在高中三年级的庆祝派对上,一首歌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让老师发现他的音乐才华。经过两个月的努力,他偶然发现了上海音乐学院的大门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经常在早上5点起床,并学会了到午夜。他的成绩也从最后一次倒计时变为毕业时的第一次。近年来,韩鹏逐渐成长为国内歌剧舞台的支柱。他说他最喜欢的角色是《茶花女》中的阿尔弗雷多。 “这种角色非常愉快。唱歌不仅非常具有挑战性,而且我的内心感受也发生了很多变化,这给我带来了更丰富的生活体验。”韩鹏,刘炼唱威尔第《茶花女》精选段落“告别巴黎”。

除了独奏,“上海三高”还一起表演了《重归苏莲托》《桑塔露琪亚》《鸿雁》等中外歌曲。一位观众说:“看到'上海三高'走到一起非常幸运。每个人都处于非常好的状态,彼此表现出了最好的一面。这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不同的男高音。这是非常愉快的。 “返回歌曲《我的太阳》《今夜无人入睡》和《饮酒歌》引起了很多掌声。

在比赛的时候,人群中的一群人在剧院里大声唱着《饮酒歌》并走进了上海寒冷的夜晚。

图片来源:姜迪文的照片?照片编辑:笪曦?编辑电子邮件:ljnjf